喝一盅江西功夫湯-瓦缸煨湯

Сеостроителство на къщи

好湯,對身體健康太重要了,無論大病初癒、孕婦產子,自古以來,作母親的一定說『起來,喝口湯』。然而現代人太忙了!喝湯的耐性習慣漸漸疏忽,一切講求速食,已無養生滋補的概念。凡快火熬湯,快火煮湯,好食材的營養破壞殆盡,營養的好湯,需要慢慢『煨』,花時間、費功夫,把食材的營養成份保留著,嚐到好湯的鮮美。

 

小城景觀豪邸

總價:1,588萬 1,388萬
建坪:62.11坪
地坪:25坪
類別:透天厝
屋齡:22 年 4 個月
格局:5房3廳2.5衛
座向:座東南朝西北
主要建材:鋼筋混凝土造
商圈:立青傳統市場
交通:公車綠8

Continue reading ‘小城景觀豪邸’

古早年代的台北

ХудожникИконопис古早年代的台北

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四)——法令規則篇(中)

Православни икониикони文 / 張震律師

二、資產管理公司(AMC)收購金融機構不良債權,可以公開標購、協商議價、或以債作股等方式為之。

查金融機構合併法(以下簡稱本法)第十五條及第十八條第三項僅提供資產管理公司成立之法源基礎(請參拙著『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三)—— 法令規則篇(上)』),並就AMC收購不良債權之後的處理方式予以規範(容後詳述),至於金融機構應如何出售其不良債權?AMC又應以何種方式收購 NPL?本法並未明文規定。事實上,NPL之出售與收購,性質上為商業之交易行為,且與金融機構之於金融市場、AMC之於NPL市場的存活與競爭息息相關,自應回歸市場機制,由參與者自由競爭,法律就此即無規範之必要。即便是主管機關財政部,對此議題亦採取較為寬鬆的立場,茲分述如后:

1.金融機構得以公開標售或協商議價方式出售其NPL予AMC。

財政部90.05.01台財融(三)字第九○七三六○七○號函曾為如下釋示:「…五、金融機構得否自行與任何資產管理公司協商訂定價格出售其不良債權,而勿需公正第三人介入交易或鑑價乙節,金融機構出售不良債權之方式,一為委託『公正第三人』進行分類重組並評定價格後,公開標售予資產管理公司。另亦可由金融機構直接讓售不良債權予資產管理公司。」從而,金融機構可先後或同時與一家或多家AMC進行協商、議價,以出售其NPL,自不殆言。至於公開標售,實際上亦非必以先行委託所謂「公正第三人」(關於公正第三人的介紹,請參閱拙著『國內不良金融債權市場之概況(二)——產業結構篇』)進行NPL之分類、重組、評價為前提。事實上,以截至目前為止國內業已出售之新台幣3000億元之NPL而論,公開標售,仍占絕大多數。而在此絕大多數之公開標案中,其事先經公正第三人就NPL進行分類、重組、鑑價始予公開標售者,則未曾見。

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三)—法令規則篇(上)

文 / 張震律師

本文先前曾介紹過關於國內不良金融債權市場之形成原因及其經過,以及NPL市場蓬勃發展之後,所帶動之新興產業的種類及其彼此間之關聯。至於,國內外的資產管理公司(Assets Management Company,簡稱AMC)身處於群雄並起之NPL殺戳戰場,如何進行這場顫憟遊戲?其遊戲規則如何?乃至身為主管機關之財政部(金融局)又是如何規劃這場「年度大賽」?又業已制定或頒布了那些法律及行政法規供金融機構及AMC業者一體遵循?實為一有趣至極的問題。

事實上,台灣的金融危機問題由來已久。尤其在民國八十六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八十七年因地雷股效應,引發本土性的金融風暴,當時國內銀行業的營運狀況,已是江河日下。不幸地,八十八年又逢九二一大地震,於經濟環境的衝擊亦非同小可。八十九年政黨輪替之後,內有朝野對立,政治不安,造成資金外移;外有美股重挫,引發全球股市危機,以致國內股市、房市一洩千里。加上失業率日漸攀升,企業倒閉、外移者眾多,銀行之逾放情形乃日益惡化。因此之故,八十九年十月間,當時的行政院財經小組,面對國內險峻的經濟情勢,乃於其擴大會議中作出:「引進國際資產管理公司(AMC),加速我國金融事業現代化。」之結論。希望藉由外國資產管理公司的龐大資金,及其較本國銀行更為先進的金融專業技術(Know How),協助處理本國金融機構之不良債權(Non—Performed Loans,簡稱NPL)。為此,於八十九年十二月十三日公布施行之「金融機構合併法」(以下簡稱本法),首先賦予了資產管理公司設立之法源基礎。而此一政策之開放,實為政府大力從事金融改革之一環,而與金融控股公司之成立,金融重建基金(RTC)之設置,金融資產證券化之推行等重大金融法案及政策交相呼應。以下分述之:
Continue reading ‘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三)—法令規則篇(上)’

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二)—-產業結構篇

文 / 張震律師

本文上一篇曾經提到台灣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NPL)總金額估計約在1兆7000億元到1兆8000億元之間,依目前的資料所示,單單今年(2002年)到年底為止,國內金融機構計劃釋出的NPL的總金額將遠超過1500億元。如此龐大的商機及市場大餅吸引了國內外龐大的資金及金融界優秀的人才紛紛投入這個市場,除了將帶動整個NPL市場結構性的改變,及其遊戲規則的磨合與重組之外,也必將帶動另類新興事業的興起。

NPL市場的蓬勃發展,首先蒙獲其利的,非本國銀行莫屬。何以言此?十年前政府一口氣開放 16家新銀行設立,一時之間新、舊銀行、基層金融機構充斥市場,彼此競爭益形劇烈,銀行為爭取客戶、提升業績,紛紛大規模開發客源,進而大手筆進行授信。其結果,造成嚴重的信用膨脹與泡沫經濟現象。而業績掛帥及人謀不臧的結果,造成徵信不實及超額貸款,直接導致了銀行今日嚴重的逾放問題與不良資產的問題。降低金融機構逾放比,提高資本適足率,已成為我國金融業的共同願景(金融局曾國烈局長於2002金融高峰會所提報告)。而引進國外AMC資金、標售金融機構不良債權,業已成為政府解決當今金融業問題的方案之一。銀行在標售NPL之後所立即可見的好處,就是逾放比的立即下降,並帶來所標售金額的現金流量。壞處則是會計帳上將因打消不良債權而造成帳面的虧損,進而減損銀行當年度的獲利。然長期來看,銀行的體質將因而改善,競爭力將因而提高,整體金融環境也會日趨健全。

Continue reading ‘國內不良金融債權(NPL)市場之概況(二)—-產業結構篇’